Vivian

他肝任他肝,我咸任我咸

酒晴

无题
①CP酒晴。
②前方OOC小学生文笔高能预警。
③现代职场设定,有什么不懂不合理(逻辑成谜)的你就吻我我一定不会告诉你。

“喂,”面对面的抱拳的红发男人叫了一声:“你就是S公司派来的负责人吗?”
安倍晴明得体而温和地笑了笑,伸出右手:“幸会幸会,我是S公司派来与贵公司交接的安倍晴明。”
“酒吞童子。”红发男人如是说。
安倍晴明的右手骨节分明,修剪好的指甲圆润而弧度完美,酒吞童子和他握手的时候发现他的手的温度比一般人的要凉,而且掌中心非常的柔软细腻,唯有食指指腹间带着常年文职工作留下的一层薄薄的笔茧。
迅速而又自然地把手收回去,酒吞童子意识到自己挑了挑眉毛:这个看起来温吞的家伙实际上应该是个白切黑,看来这笔交易会很有意思了。

S公司成立已久,实力在同类高新科技企业里属于顶峰,最近几年因为国家政策支持风头一时之间更是无人能及,这让其他同类企业都看红了眼,但是却又无可奈何,毕竟他们公司的研发走在前列,而且更是垄断了一些核心技术。
当然不可能让S公司真的一家独大的,就在S公司壮大的几年前就已经杀出了一匹黑马:Q集团。
Q集团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
这十几位创始人中有野心勃勃想要自主创业的富二代,亦是有是想法惊奇的天才大学生,更有能力超强的社会未来精英。
他们是怎样聚集起来的,为什么要创立这个集团,没有人知道答案,只能说Q公司从面世以来就凭借创新技术、精准的市场定位、令人称赞的用户体验和正确的经营战略赢得了无数消费者的青睐。
起初,这样的现象并没有引起其他同行业企业的注意,毕竟如昙花一现般灿烂但是很快又萎靡的企业并不少见。
当这个公司推出的产品接二连三受到社会越来越多的关注时,当这些企业意识到自己在某些领域的销售额度逐渐减少到一个足够引起重视的程度时,这些企业才意识到什么。
但是他们已经错过了扼杀这个企业的最好时机。
更可怕的是:这个企业,在短短五年以内成为了为数不多的能和老牌龙头S公司抗衡的全球前五百强企业。
S公司并没有做出什么打压这个新晋黑马公司的举措。相反,S公司向这个在它眼里其实还是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的企业伸出了合作之手,联手开发产品并加以推广。
看起来真是行业内不可思议却又在情理之中的现象了。
安倍晴明是S公司销售部门经理,年纪轻轻身职高位,拥有一张令人过目不忘的脸,好像是这家公司的活招牌一样,总是面带微笑,温文尔雅,气度翩翩,几乎没有生过气。即使手下做错了事情或者出现了意外,他都是好言好语地安慰他们,然后重新把工作做得更好。
无数公司内部女性员工明示或者暗示过想和安倍晴明交往,那张脸实在是太有魅惑力了,再加上安倍晴明能力突出性格温和近乎没有缺点,最重要的是将近而立之年居然连暧昧对象都没有,非常洁身自好。
人人都想拿下这朵高岭之花。
S销售内部的人员都十分自豪,毕竟这样性格巨完美、颜值巨高、能力巨强的上司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
相比之下,Q集团的销售主管就没那么多人喜欢了。
明明他的脸也是走国际巨星路线的。
酒吞童子的五官立体,眼眉深邃,第一眼看上去有种混血的感觉。当他只盯着你看的时候瞳孔里只有你的身影总会给人一直深情的感觉,他的身材高大挺拔,一九几的身高总是在人群之中显得鹤立鸡群,体态完美,白衬衫下的腹肌隐隐约约。
按理说,没有哪个女性能拒绝这样一个人。
但是如若你和他共事过就知道了,酒吞童子是业内出了名的难伺候,要求高标准高,挑剔异常,嘴巴特别毒,他的手下每次上来交计划书是总是被骂的狗血淋头,他们敢怒不敢言,心知他说的句句在理,但是份量太足,让人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不过他接手的营销项目到最后面世从来只有如潮水般的赞誉。
不过他手下的员工对他的想法倒是呈两面倒,界限清楚十分鲜明,一半人爱敬他,另一半人畏惧并讨厌他。
要么喜欢到让人怀疑是不是抖M,要么恨到晚上回家想扎他小人。
人又送其外号:红发魔头。
这几年两家公司的合作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配合,双方的销售经理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安倍晴明和酒吞童子既是对手又是合作者,人们总是怀疑以酒吞童子的强势很可能全面压制着安倍晴明,签下的合同也是对Q公司有利的部分占大头。
问及此事时,酒吞童子嗤之以鼻:“你们也太看不起安倍晴明了。”
是的,安倍晴明在酒吞童子面前也是丝毫不逊色的,看似温和,实际上也是另一种悄无声息的不容置疑。
双方都承认对方的实力和手段,酒吞童子甚至表示:S公司的项目合作他只接受安倍晴明来和他谈判。
两个人都认可彼此是此生唯一的对手这个说法。
安倍晴明熟悉酒吞童子的想法思路和方式,酒吞童子明白安倍晴明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需求什么,两个人合作时既使有偏差十分大的分歧到最后也能十分完美的解决,达成共识。
“喂,你们公司的销售经理安倍晴明在哪里?”酒吞童子向前台询问,他直觉最近这个项目公司合作起来的话一定能有令人大吃一惊的效果。
在得到了销售部去某地放松一周的消息之后,酒吞童子回到公司的时候,坐在位子上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晴明好像确实在上周日提到过这件事情……酒吞童子想着,手上签字的钢笔还是没有停,但写着写着,他发现自己居然把晴明二字在文件上写了出来。
“喂,你叫小K是吧。”酒吞童子转身,把资料丢进了垃圾桶,看了一眼新来的缩得跟个鹌鹑一样的助理:“麻烦帮我再拿一份刚刚的资料进来,顺便看看我去年和今年的年假有多少天。”
老A觉得Q公司的销售经理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就是出去放个假居然都要追上门来。
本来一桌人在酒店包厢里谈笑风生,活跃度比在公司里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但是忽然就有一位小姐敲门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聚餐。
外面有个叫酒吞童子的先生找安倍晴明先生。
一时之间,整个包厢忽然安静如鸡。
他们想起了被敌对势力酒吞童子支配的恐惧。
被叫出去那个气定神闲笑了笑,安倍晴明站起来:“不好意思失陪了,大家继续吧。”走的时候还十分细心地把门关上了。
沉默的氛围过了一会,包厢里又开始叽叽喳喳起来。大家假装无事发生,企图忘记刚刚那个状况,纷纷避而不谈,但是心下实在是百感交集。
老A表示:红发魔头真是太可怕了老大我们怂了对不起你啊只能让你出去了。
老A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的顶头上司和红发魔头是一对情人。
在另一间房里,安倍晴明背对落地窗,好笑地看着恋人:“接到你要来的消息的时候,我是真的被吓到了,完全想不到你要来做什么。”
酒吞童子拿起晴明的长发放在手里细细把玩,漫不经心般贴近晴明的唇,脸颊轻轻擦过晴明的耳朵,他说道:“我说本大爷也是来放假的,你信吗?”
“整个行业里有名的工作狂魔,你觉得我会信吗?”
“你不觉得和别人谈项目很无聊吗如果不是本大爷的话。”酒吞童子脱下黑色西装外套,解开领带,暴力地直接扯开了白衬衫上面的两个扣子,其实他根本不喜欢穿西装,总是给他一直束缚的感觉。
他明明是个工作狂,但是实际上性格是十分排斥被什么东西束缚着的,如果不是他愿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他。
一开始是想开拓自己感兴趣的事业罢了,后来遇见了安倍晴明这样的对手,激起了他所有的斗志,没想到两个人竟然日久生情,白天是对手晚上是枕边人。他想,安倍晴明可能是一种毒,而他已经戒不掉他了,在各种意义上的,没有他,一切都索然无味。
倒不如放纵自己,听从内心的想法。
“随便你,我的人只会想你已经丧心病狂到千里迢迢来追项目了不会想别的,”晴明抓住他那只作乱的手“不过既然是放松的话……”
“今晚和我去泡温泉怎么样?”安倍晴明唇角含笑,两个人默契地交换了一个吻。
“乐意至极。”酒吞童子低沉着嗓子在他耳边回答。

D市依山傍水,经济发展迅速,其中的支柱产业旅游业所占的GDP比重年年都是只增不减的,作为地方特色,D市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温泉一条龙服务早已完善成熟。
池子里不断升腾的热气,昏暗暧昧的灯光,层层白雾缭绕之间这个小温泉倒真像个仙境,在池子边上,视野范围内一切都变得有些朦胧了。
酒吞童子和安倍晴明在这里忘我地亲吻着。
这种事情上,酒吞童子的强势就更加凸显出来了,他抓着晴明的肩膀,死死地按着他的后脑勺,狂野地进攻着晴明柔软的内腔。
“唔——”晴明皱起眉头,他不断配合着,却还是突然被酒吞童子咬破了舌尖。
“疼吗?”酒吞童子勾起一个恶劣的笑。
晴明无可奈何地用另一个吻封住了他还带着笑意的唇。
酒吞童子的手开始隔着浴衣游走在晴明身体的各个部位,缓慢而情色。他总是故意擦过晴明的敏感带,一直往下面慢慢像蛇一般滑动着,晴明的浴衣不知不觉间已经脱开大半,露出半个令人遐想的胸膛
耳边忽然传来晴明“呵”的一声轻笑,晴明抬头,嘴唇殷红,一张一合之间隐隐可以看见那一点舌尖,他眼尾上挑,微微因为水汽打湿的银色长发软软贴在耳际边,此时此刻,安倍晴明竟然有着说不出的艳丽光景。“看来还是先让我服务一下你。”
两个人缠绵着躺在了木板上,晴明借力一个反身,压到了酒吞身上,手指灵巧着解开了酒吞的腰带,如他所料,“诶呀,还真是火热呢。”忽然低下头,长发垂下,像是画笔上的墨一般泼开来,打在酒吞的腰和手臂上,勾得酒吞童子痒不能言。
晴明在给他口。
酒吞童子知道自己失控了,安倍晴明也失控了。
安静的外表下,两个人都在失控,像两头关押多年的兽被放出来一般横冲直撞。
晴明折磨着他,含着顶端之后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偏生还抬头看向酒吞,眼里满满都是戏谑和挑衅,酒吞被他看得心上燃起了一股无名火,他说:“那你可别怪我。”
于是把晴明的头狠狠地按下去,晴明好似早已知道他会这样做,一时不再戏弄起他来,干起了自己该干的活,温暖的口腔包裹着酒吞那处,时不时舌头灵巧而游刃有余地舔舐着,他慢慢加快了速度。晴明的服务总能令他尽兴,因为他不会错过每一个地方,酒吞难耐地想着,他心上那把火烧的更旺盛了。
突然酒吞又将晴明的头重重按了下去,但是晴明显然是做好准备接受了他突如其来的高潮,他配合着,尽数收入着酒吞的体液,抬起头来,在酒吞的眼里咽了下去,嘴角还噙着笑。
全然无知的样子,细长的眼睫毛上翘,眼睛里全是纵容。
酒吞童子猛的一个起身,将人抱进了温泉里。
酒吞知道晴明的真实心意,而他也对晴明怀有同样的感情,甚至更加热烈,他恨不得在晴明的每一处地方都打上印记宣誓着自己的主权,而他也是这样做的,他抱着晴明在他圆润的肩头咬了一口,大力吮吸着,晴明好笑将他拍开,但是酒吞又看上了他后颈的那块皮肤,细细啃咬着,手上的功夫也不停,他开拓着,温热的水从各个地方钻进了晴明的身体里。
进去的时候晴明并没有表示任何不适,两个人都发出了一声喟叹,真正的灵魂交融,酒吞将晴明整个人抱紧怀里,难得温柔地亲吻着晴明的眼眉嘴角,身下的动作却是凶残至极。
晴明大口大口喘气,面色潮红之间眼角也沁出了一点生理性的泪水,更衬得他的五官艳丽无边了,酒吞舔去那滴泪,细密地亲吻着。
整个温泉里都是喘息声和某些事情动作时不可避免留下的肢体交缠的声音,要是有人经过必定会知道这里正在做什么。
最后酒吞清理着一切,晴明懒懒靠在边上,举手投足间全是难以言喻的风情。
酒吞看了下腹又是一热,他凑过去,两个人又开始接吻,晴明忽然发现酒吞好像把什么东西戴在了他手上。
修长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款式简单低调的戒指。
晴明惊讶地看着自己的爱人。他知道酒吞来找他可能是有别的事情,酒吞不是那种千里迢迢就为了打一炮的人,但是他没聊想过是这个。
酒吞倒是正正经经地半跪了下来,他问道:“喂,安倍晴明。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晴明在他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这一眼深情而真挚。
忽然晴明又露出了一个倾倒众生的笑:“你都戴上了,还需要问我吗?”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