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an

他肝任他肝,我咸任我咸

【知乎体】从相看两相厌到相看两相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2

前篇在这http://sumuzhe0906.lofter.com/post/1d43eb05_fceb515
①OOC高能小学生文化水平
②西皮为王白
③私设多如山 表哥视角

首先非常抱歉,几个月没有上知乎了,刚刚上的时候私信数量吓了我一跳。
关于真实性的问题,我并不想说什么,对于朋友你来说可能是个故事吧,但是对我来说,这是真真切切发生的,我和我们家那位,就是这样慢慢磨成了今天这样的关系。
我当时查阅了无数资料思考了一遍又一遍来确认这种喜欢到底是年少春心大发错误的产物还是我天生性取向的问题,并不是说歧视基佬。无奈的发现脑子越来越乱,最终选择了更进一步观望以此来确认 与此同时我选择了尽量不着痕迹地远离和疏远他,希望这种莫名的情愫能随时间的消逝而逐渐消失,可能是被洗脑多了,青春疼痛类文学常用情节就是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为了不继续喜欢就远离对方,结果让对方成为了心里的白月光、朱砂痣。现在回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我感觉我可能是被门夹过脑子了。
开始是不和他一起上学,放学也不和他一起回去。因为他有点赖床,每次起来我都要在门口等他,那天早上我并没有等他,而是准备好以后径直走下了楼梯,自己去了学校,下午放学我也是自己收拾好东西回家的,虽然感觉非常不习惯,但是我尽力克制了。
就这样持续了三天,那个二货紧张兮兮跑过来问我是不是大姨夫来了心情不好。
“好兄弟就是要了解兄弟的特殊日子没事的兄弟我懂你”说着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知道这个二货一定是故意的。我尽量不着痕迹地把他推开,自顾自写着自己的作业,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你和你的红红女神最近有什么进展吗?”
“虽然女神拒绝了我,”他皱皱眉头,撇下了嘴,但是没有一点苦闷的意思“但是我还是希望女神开开心心就好了,其实我原来的初衷也不是要追求女神,我是想自己能给女神一点开心的东西。”
我有些意外地抬起头看着他,房内的节能灯这个时候意外给力,他笑起来那一排整整齐齐白得像珍珠似的牙齿几乎闪瞎了我的眼,整个人吊儿郎当地坐在书桌上,衣服没有拉拉链,两条象牙色的腿有一下没一下地晃来晃去,手里拿着一串玛瑙一般晶莹剔透的糖葫芦,我忽然觉得心里很痒,挠不到又看不着,有点难受。
然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鬼使神差的,我抢了一口他的糖葫芦,换来了某人响亮的一巴掌拍在后背,那口糖葫芦差点卡在喉咙下不去噎死我。
“这么说你女神是不是还有点故事。”我喝了口水,停下来看着咬了一口糖葫芦嚼个不停还不安分非要玩我iPad的某人。
“女神小时候因为某些事情差点伤害了一个人,她一直放不下这个事情内心包袱挺沉的,别看女神表面冷冰冰的其实内里是很自责孤独的,她没有什么亲近的人,女神的两个妹妹都去国外了。”
真是个情圣,我在心里苦笑一声,即使被拒绝也是希望喜欢过的人能开心。
忽然像是被什么迷惑了一样,心底有个声音在问:假如,假如你眼前这个人知道了你的心意并拒绝了你……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细想,这个二货当时手一抖,就摔了我刚刚买的没有三个月的iPad。
“……”
“……”
“不是,哥们,那个,我真不是故意的啊哈哈……”
相比iPad来说,更重要的是我的事情。尔后的日子我委婉的告诉他以后上下放学不用等我,我需要准备接下来恰巧学校要举办的某个比赛,他并没有别的表情,只是依然吊儿郎当地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哥们你的事情最大了嘛~能理解。”
但是我像逃似的避开他的手,不敢回头多看他一眼。我告诉自己不能失控,上次那口糖葫芦并不是酸甜的,而是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同性恋并不是什么苦涩的事情,同性恋这条路未来要面对的才是苦涩的。
就这样又挣扎了一个月左右,我越发越明白自己的心意,并不是随随便便的少男怀春那么简单的事情。
我们学校有搞文化祭的习惯,而那一年刚刚好也恰逢学校百年校庆。因为有损友瞎报名的关系我被迫参加校庆典礼的演出,前半个月起我就每天都要参与练习。
校庆典礼开始的前一天学校文艺部安排了彩排,我不得不留下来,在后台一个人默默等待上场的时刻我留意到有个长得非常标致的女孩,脸上一片绯红,她像是害怕看到我的眼睛,总是局促不安地抬起头飞快地看我一眼又低下头去,指关节因为紧紧攥着裙角的关系已经有些泛白。我不由有些奇怪,这个时候,她慢慢走到我的面前,像是鼓足了所有勇气一般费劲地抬头直视我我的眼睛,她的嘴唇有些发抖地开口向我告白了。
老实说,第一次被人告白,我脑子有点乱。
我还没想好自己应该怎么委婉告诉她我不想谈恋爱,忽然就听见自己冷静的开口说话了:“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那被门夹过的脑袋终于此时此刻清晰了,去他的青春疼痛文学,喜欢一个人又不是病。
我没有留意那个女孩之后失望而克制地说打扰了并难过地走开了,我满脑子当时只有一个想法,肾上腺素飞快地飙升,大概就是你在高速路上一脚把油门踩到底那种刺激又兴奋的感觉。但是我还是尽量冷静地完成了彩排,某人应该还在教室自习,我背起书包,完全无视了后面喊我的文娱委,三步做两步又折回了教学楼,他们班只剩零零散散四五个人了,我望向他,这个时刻很微妙,他刚刚好也抬头了,对着我露出了一个惊讶的笑。
“哟,哥们。终于想起我了。”
当时脑子里就炸成了烟花。







评论(1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