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an

他肝任他肝,我咸任我咸

【知乎体】从相看两相厌如何到相看两相日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①OOC小学生文笔高能预警
②西皮贵月
③私设有
④知乎体
⑤表哥视角第一人称

从相看两相厌到相看两相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首先谢邀@蜘蛛其实也很可爱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前面已经有很多知友回答了。对,总体来说就一句话:真的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这样的一天。
说明一下,我和我们家那位其实是青梅竹马的相看两相厌。
从小我们就是邻居,双方家长关系是很好的,小时候我妈总是拉我去他们家玩,或者有时候我父母出去甚至会把我交给他的父母代为照看。他小时候还是很可爱的,眼睛很漂亮,庸俗点说,看着你的时候好像眼眸里有无数小星星一样,那个时候他头发蛮长的,要是扎起小辫子配着那张粉雕玉琢的脸能让所有大人心都化掉。只是那个时候的我们关系不是很好,所以我从来没有认真看过他的脸。
我们两个好像天生气场不和,从我们见面的第一眼起就已经开始互相嘴炮动手打架了,那个时候的他也很欠揍,每天我的日常任务是今天我揍他了吗,选项只有揍得轻了和往死里揍了两个。
要说为什么,还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他和别人相处起来态度方面还是很诚恳的。虽然小孩子也会调皮也会和玩伴的关系时好时坏,但是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一定要怼我,从来就没好过,现在想起来他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就是难以和我相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见了他就要揍,好像我们俩有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似的。
大概那个时候开始对于彼此就是特殊的存在吧。
但是,我们两个偏偏又孽缘十足。从幼儿园到大学,我们一直都同校,但又偏偏一直是隔壁班,于是每次班级活动见面更加像如临大敌,非要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那个时候一直以为我们会相看两相厌一辈子,永远嘲笑对方,永远嫌弃对方。
真正开始不一样是从初三开始。
中考那个学期,我们两个被彼此的母亲逼着给每天给对方抽一个小时的时间补课,他的英语不是很好那种,但是物化生分数倒是很高,而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化学更难学的了。
当时的第一想法是还不如让我的化学继续及格线徘徊。
但是,小孩子是斗不过大人的。我们还是被算计着关在了一个房间里开始我们的补课。
“想不到你也有要补课的一天啊XXX。”他轻蔑看向我。
“说得好像你英语及格了似的。”我嗤笑道。
一开始谁也没把谁当回事,就当被迫和一头猪共处一室,彼此当彼此是空气,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时间一到,就好像屋里有什么恶鬼一样跑似的离开。
所以当一模下来的时候,我们两的成绩还是老样子。
我家倒是没什么,虽然也有问怎么回事,但是我装出自己也很失望的表情对家长说我也努力了,这次是失手之后,他们反而过来安慰我说尽力就好下次再来。
他就没那么好运了。
他爸爸扣了他半个月零花钱,罚他做了半个月家务。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这位同学每个月的零花钱只有二十块钱。
我先声明,他家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差,相反,还算过得去那种,但是他有个特别节俭的老爸,嗯,总是乐此不疲地想尽一切办法和儿子抢吃的抢玩的,我甚至怀疑可能他爸自己也是个孩子那种,你能想象你爸和你抢电脑就是为了天线宝宝消消看吗?
这位和我相看两相厌的同学什么都不怕但是就是怕别人和他抢钱。
嗯,很可爱的小财迷一个。
我至今难以忘怀我散步回来在楼梯口偶遇他时他的表情:冷漠凄清又惆怅,可能再来把油纸伞就可以cosplay雨巷里的姑娘了。
虽然时隔多年,但是我还是能清晰地记得我们两个当时的对话,毕竟真正意义上的相互重新认识就是这个时刻。
“我看看,这是谁,看起来这么凄楚。”
“你闭嘴,我就是再凄楚也不关你的事。”
“那可不行,别一副太惨的样子,不知道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就凭你?”
……
“行了,不那么幼稚了行不,说真的,我们真不能好好放下成见,相互帮助吗?”我转过头,其实这样想法我根本没有,就只是想骗骗他逗弄一下这个家伙,我承认当时自己很恶劣。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真的有认真在想我的建议一样,眉头皱了起来。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他迟疑着开了口:“毕竟每次都扣我半个月零花钱真的是件很要命的事情。”
我也开始认真起来,思考起这个事情,后来我们居然真的开始给对方补课,还是认认真真那种,虽然还是忍不住怼两句对方诸如“你居然这么笨脑子都是水吗”这样的话,但是平心而论,我们相互从对方身上获得了很多。
于是我的化学慢慢有了起色,他的英语也在不断进步,我们约定一直补到中考,最后我们两,一块上了重点高中。
然后关系也从相看两相厌到普通朋友,可以勾肩搭背那种。
他妈就笑了:“我就说哪有小孩子哪有什么大仇,你看现在你和xx不就很好吗?”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笑了笑,没做什么反应。
高中的时候,这个家伙遇到了他一生当中最重要的女神学姐。
按照他的描述,那是一个一切都恰如其分的下午,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他走在校道上,忽然迎面就走来一个长发飘飘伴着泠泠响声女生。
“简直是命定的相遇啊。”日后他是这样和我说起的,“那天校道上那么多人,我却偏偏一眼就看见了红红学姐。”
关于他的红红学姐,就我看来,美则美矣,其实也是座冰山。
这个二货想要追求他女神,我看着他一脸向往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开心,有点闷。
我说:“看你女神那么高冷的样子就知道不好追求,而且你就不怕被阿姨发现吗?”
“不追怎么知道,总要试试,至于我妈……你不说谁知道。”
这个二货就展开了他的攻势,鉴于我们已经是好兄弟,我时不时给他做狗头军师。为此我甚至贡献了我自己的零花钱只为给这个二货追学姐。
情书送过,小蛋糕送过,坚持每天往学姐桌上塞小零食也干过。很可惜的是,学姐都没有收,在他第一次送的时候就托人转送回来了,后面也是如此。
有天下午放学的时候我看见那个学姐走到他们班去把他叫了出来,这个家伙看起来面上一派无辜平静但是看见他红透的耳朵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我看应该没我什么事情于是我就先走了,没有等他一块回去。
结果那天晚上他是低着头来找我散步的,又一次出现了雨巷姑娘的表情。
“唉,”他特别郁闷地开口:“女神说她沉迷学习,暂时不考虑恋爱。”
“要选也不会选你这样的小豆丁,你看看你还低人家学姐一点点呢。”
“身高是阻止我恋爱的理由吗我不服,”这个二货凑过来,站直了身板要和我比一比,把手放在我头上比划了一下,又对了对他自己的。
个人感觉喜欢这样的情绪的产生其实是一瞬间的事情,管你是暗恋明恋,不论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在某一刻,你忽然就会发现那个人长得怎么这么对你的眼,接下来的情愫和感觉都来的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我必须承认,就在他惦着脚嘟囔着:“你是吃化肥长的吧居然高这么多。”的时候,我受到了会心一击。
这个二货长得本来就不错,高中之后五官慢慢长开,在这方面他继承了伯母的优良基因,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就好像盈盈碧水,唇红齿白,独有少年郎俊俏生动的样子,就着户外昏黄的路灯之下,他整个人都温暖柔和了很多,两个人的影子被无限拉长,又被无限靠近,就好像相依偎的一对。我那个时候看着他的脸靠近我,温热的呼吸打在我脸上,我就更不自在了。
之后的日子对我来说简直是折磨,我不是很迟钝的人,我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初恋居然要交代在一个同性手里,而且还是互怼了十几年的同性,少年人的心路历程总是很曲折多变的,于是我陷入了一种不可名状的忧郁当中。






















评论(9)

热度(114)